企业出书策划写作
华为管理培训咨询

黄宏生的V型人生:出狱后,这位商界大佬靠造车东山再起

黄宏生

来源:冯仑风马牛 、书享界

经济形势无论多严峻,中国商界大佬对「造车」这件事依然情有独钟。

2020 年 7 月 18 日,天美汽车品牌首款战略型旗舰 SUV ——天美 ET5 正式预售,标志着开沃汽车集团正式吹响了挺进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号角。值得一提的是,开沃汽车集团的创始人是「彩电大王」黄宏生。

黄宏生的人生可谓非常传奇,他经历过「上山下乡」、「下海经商」,其后将创维集团做成中国最牛的彩电企业之一。然而世事难料,巅峰时刻,黄宏生却突然因为经济犯罪身陷囹圄,不得自由。2009 年,出狱后的黄宏生依然对创业富有激情和野心。他并没有重回创维任职,而是跨界创办了开沃汽车集团,渴望在造车之路上,风云再起。十年飞逝,如今,开沃汽车集团构筑起了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生态圈,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位居全国第二。

被命运打倒,爬起来;又被打倒,再爬起来;再被打倒,又爬起来。黄宏生的人生,从来没有认输过。他说:无论是以前创办创维集团,还是现在开创开沃集团,我的创业初心,都是为了使中国摆脱对国外产品的依赖,进而创造中国籍的世界名牌。我们就是要在彩电、汽车这样的制造业上与外国人一决高下;我们就是要证明,中国人,行!秉承这颗中国心,就是要努力成为人类智慧生活的开拓者。从我自身创业的历史角度来看,只要敢于直面危机,戮力前行,顺势而为,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的发展恰如奔流不息的江河,虽有蜿蜒曲折,却仍然一路奔腾,汹涌向前。

1

「在《基督山伯爵》中,大仲马说:人生就是等待和希望。那么,当果子还没有成熟的时候,请伸出你的双手,静静等待秋天。」——黄宏生

因为出身问题,黄宏生从小生活在一种颠沛流离、食不果腹的流浪状态,直到十岁以后才有所改善。黄宏生感叹说:如果没有外婆的艰辛抚育,我早就死在四处漂泊的流浪途中。生父被打成「右派」那年,我在临高二中,外婆跟我被赶出学校,举目无亲,幸好遇到了一个女同学,在她的帮助下,我们度过了中国那段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

1973 年,高中毕业的黄宏生又赶上了「上山下乡」的热潮,他来到海南黎母山区林场,开始了近五年的知青生活。在那与世隔绝的山沟沟里,恶劣的生存环境和背负家庭出身的「原罪」,一度让黄宏生患上抑郁症。当时,黄宏生做伐木工,上山以炸药开路,即使前面炮声隆隆,碎石飞溅,他也必须坚持把最后几个炮眼点燃。黄宏生回忆说,「那个时候,生活非常艰苦,上班和下班就是上山和下山,一天来回大概要走四五个小时,就光走路都把你走死,所以我们非常羡慕拖拉机手。」

当「知青」一段时间后,在一个深夜,黄宏生突然顿悟了,他觉得人生数十年,不能这样自暴自弃、浑浑噩噩下去。于是,黄宏生更加努力的工作,别人不愿干的活他都去干。黄宏生说:在「上山下乡」期间,每天的劳动让人浑身筋疲力尽,即使躺在床上我仍要坚持写日记、看书,后来逐渐摆脱了心中的迷茫、寂寞。

黄宏生年轻时

1977 年恢复高考后,黄宏生决定放弃在林场已有的地位,圆自己的大学梦。当时,许多人都觉得他是鬼迷心窍了,因为 21 岁的黄宏生已经是黎母山林场一个分场的场长,被列为后备干部重点培养,可谓前途无量。

经过短短数月的紧张复习,黄宏生成功考入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专业,完成了人生第一次重大飞跃。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班上三位同学在日后创立了国内三大彩电品牌——黄宏生创办了创维、李东生创办了 TCL 、陈伟荣创办了康佳,可谓时势造英雄。

大学毕业后,黄宏生被学校推荐到电子部所属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做助理工程师。黄宏生说:当时的华南公司主要做进出口贸易,在别人看来,在这里工作真是个「香饽饽」。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公司里有不少冷言冷语,认为我这样的大学生「一定是通过找关系、找后门进来的」,很多人都在看我的笑话。这样的冷板凳,我一坐就是一年。可我骨子里那股敢于冒险、敢于拼命的精神又钻出来了,它让我不甘于平庸。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黄宏生发现国内对电脑的潜在需求量很大,于是,他向公司领导主动请缨,要求成立电脑事业部。果然,在黄宏生的努力下,这个部门的经济效益在整个华南公司首屈一指,最高时达到公司的 80% 。他也由助工晋升为电脑事业部部长、副总经理,并成为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常务副总经理,完成了别人看来是火箭式的飞跃。

黄宏生

1988 年, 32 岁的黄宏生放弃了原有稳定的贸易工作和副厅级身份的仕途,转身投入商海。他只身来到香港,注册成立了创维公司。

黄宏生说:我也不是天生就会做生意的,也连续经历过几次重大挫折,成为现在人们笑谈的「负翁」,但我不气馁。

起初,创维选择代理电子产品出口和开发丽音译码器,但都未成功。两番失败后,黄宏生并没有放弃,他洞察到当时东欧彩电供不应求,并大胆转向生产彩电,但因缺乏技术,产品无人问津,彩电库存让黄宏生债台高筑,陷入绝境。

走投无路时,一个偶然的机遇来了。1991 年,香港迅科集团由于高层内讧,将公司拍卖,引来各路竞标。当时的黄宏生根本不具备实力参与收购战,但他却成了这场大战中真正的赢家。因为他把目光瞄准迅科彩电开发部的技术骨干,通过出让创维 15% 的股份将其纳入旗下。9 个月后,获得强有力技术支持的创维开发出国际领先的第三代彩电,并在欧洲市场一炮打响。

此后,创维电视开始全面走向世界。2000 年,创维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一跃成为中国三大彩电龙头企业之一。

2

创维上市前,黄宏生身上具有明显的中国小商人特点,性格坚韧如一,但待人处事却吝啬且疑心颇重,个人英雄主义色彩浓厚。

有老友描述,黄宏生生活简朴,卡拉 OK 几乎不会唱,高尔夫亦不在行,赶路的时候有大排档就去吃五块钱一份的煲仔饭,深夜加班躺在沙发上便睡。据说,早些年黄宏生本人视察市场, 4 个人却只开一个标准间, 2 人睡床, 2 人睡地,而黄宏生则以身作则。他甚至想以 2000 元的月薪招揽 MBA 人才。

与此同时,创维是公认的家族企业,缺乏安全感的黄宏生将财务体系一直交由亲戚把持,几乎没有考虑过如何改善对职业经理人的激励措施。由于不信任外聘的职业经理人,黄宏生养成了一个很特别的习惯:每天上午 10 点半左右给每个高层的办公室打电话,以确定他们在不在。

理解黄宏生的人认为其节俭习惯或可看做其「百折不挠」的人生范本。与黄宏生交恶的人对其评价是「有人说他重钱重权,我认为这都不算什么,但他有人格缺陷:他应给别人的钱不给,而宁愿花更多的钱去摆平事情。为什么为他打江山的人最后都离他而去呢?小事上不讲诚信的人,他在大事上也不会讲诚信。」

黄宏生

但是,再执着的人,在吃了苦头后,也会反思和转变。

2000 年,创维营销大将陆强华与黄宏生闹翻了。当时,陆强华带着 150 多名创维营销骨干出走,并与黄宏生对簿公堂,导致创维遭受重创。也正是这件事情,黄宏生深思后,决定痛苦放权,「再造创维」,建立起一个职业经理人体系,努力向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一步步靠近。

黄宏生曾表示,「经过这么多事情,我终于想通了一个道理,企业小的时候百分之百的钱都是自己的,企业大了以后,一切都是社会的。对这个社会资源,我只不过有决策权,而使用权和所有权,并不完全属于我。在这种大的社会财富里面,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很可能不小心决策不当,导致企业的失败。但如果引进人才,逐一授权,监督管理,培养人才,肯定能发展。而不授权,搞独裁,企业肯定是死路一条。」

之后,黄宏生慢慢就不再参与具体事务的管理,在公司内部与骨干开会时,他一般也不讲具体业务,而是讲企业文化和行业环境,黄宏生也开始将部分精力转向其它事业。

也许正是骨子里敢于冒险,在彩电业务最繁荣时期,黄宏生开始进军房地产。2004 年 3 月,黄宏生在三亚兴建海南省最大的地产项目「时代海岸」,涉及资金巨大。同年,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黄宏生以 2.7 亿美元资产排在第 31 位。

然而世事难料,不久之后黄宏生就身陷囹圄,不得自由。

2004 年 11 月 30 日,黄宏生与其胞弟黄培升在香港廉政公署「虎山行」行动中被拘捕,原因是涉嫌造假账以及挪用公司资金。紧接着, 2006 年 7 月,黄宏生和黄培升被香港法院裁定串谋盗窃及串谋诈骗等四项罪名成立,两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6 年。

黄宏生感言:人总是在幸与不幸间游走,这才是人生最大幸运。他将入狱称为「在参与创维 500 亿元新里程的目标征程中,不幸遭暗箭强射落马,被迫到十八层的地狱长征」

3

入狱之后,黄宏生将创维交给职业经理人管理。在职业经理人团队的率领下,创维经营得相当出色。创维液晶电视在国内市场的销售量和销售额占有率都位居第一,公司业绩连年增长,刷新历史最高纪录。与此同时,在职业经理人大刀阔斧的改革下,创维已从民营的家族企业跨入到了现代企业的阶段。

老板被抓,企业愈加迸发出顽强的生命力,在中国实属罕见。为什么创维能做到?有人说,黄宏生「命好」,他延揽了一批优秀的职业经理人。这批职业经理人不仅没有趁老板出事而争权夺利或者卷款离去,个个尽忠职守,而且富有职业素养和战略眼光。不过,如果没有黄宏生的正确决策,适度地放权与控制,这一切恐怕很难实现。

黄宏生

纵使身陷囹圄,在狱中的几年,黄宏生也一直关注着创维的发展,创维高层每个月都会前往监狱向黄宏生汇报工作,送去大量的报表和文件。当然,黄宏生每个月也会给公司董事会写一封信,一方面给员工打气,指导公司发展;另一方面通过读书,思考,感悟人生和经营。

黄宏生在狱中常拿一则寓言激励自己,「一群群美丽矫健的羚羊不断被凶猛的狮子吃掉之后,苟延残喘的同伴变得惶惶不可终日。结局是,跑得越来越快的羚羊活下来了,跑得慢或者三心二意的羚羊渐渐被狮子吃光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在给公司员工的一封信中,他还这样写道,「你问我会不会万念俱灰,生不如死?我的回答是:肯定不会!相反,当我们有机会再见面时,一定是看到红光满面,笑容熠熠的老板。」

2009 年 7 月,黄宏生获保释提前出狱。据见过他的人表示:黄宏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因为生活规律,久治不愈的胃病奇迹般地治好了。他的心态也放得更开了,苛刻变包容,激进变冷静,懂得了担当、分享,承担社会责任。

牢狱确实能改变一个人,但黄宏生有一点没变——他始终是一个积极的入世者。在家电同行和老部下的眼中,黄宏生永远对创业富有激情和野心。他常说:宁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

4

出狱后,黄宏生并没有重回创维任职。当然,他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寻求新的创业机会。最终,这位大佬另辟蹊径投身汽车行业,渴望在造车之路上,风云再起。

黄宏生

2010 年,黄宏生在南京成立开沃汽车集团,收购并重组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控股南京金龙后,开沃汽车集团着力将重心由传统中巴转向新能源汽车。黄宏生霸气地说,「我不需要任何融资,做新能源汽车一开始就投了 100 个亿,如果不够的话,就再投 100 个亿好了。」

对于黄宏生要去造车,许多朋友都表示困惑与反对,认为搞新能源汽车是九死一生,几乎没有出路。有人甚至将黄宏生这种偏执的个性调侃为:男人至死是少年。

本可以好好享受人生的黄宏生为什么要去干造车这门苦事?

黄宏生表示:道理很简单,我认为一个人一生要攀登两座山。初来到社会,首先要解决低级阶段的温饱问题,再高一级就是功成名就,这是人生的第一座山。而第二座山呢,是在精神层面为了理想而奋斗,实现精神的富足和快乐。「行大道,民为先,利天下」,这是一名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责无旁贷的追求。2010 年冬天我到北京出差,看到笼罩在城市上空挥之不去的雾霾,让我深刻感受到经济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能源和环保危机。当时我就想,燃油车这样发展下去,不只是行业没有前途,而是祸国殃民。为了改变中国的环境,我要在汽车行业投入下半生所有精力。在这之后,我创办了开沃汽车集团,宣告正式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坦白地说,我血液里是有一点冒险的基因,追求新的事业版图是我冒险的一种方式。如果说当时创办创维是为了生存,那么迈向新能源汽车行业,则是聚焦和解决社会痛点,追求更大的自我实现。

经过十年的发展,如今,开沃集团构筑起了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生态圈,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位居全国第二。黄宏生说:今年开沃汽车集团也将申报科创板,有机会成为科创板第一个汽车整车企业。我的下一个计划就是十年接班人计划。我也要向美的集团的何享健一样,传承给卓越的企业家领导人,而不是把企业变成一个家族企业,进而将公司做大做强。这么多年的发展,除了顾及自身利益的发展,开沃集团一直在打造一种「合伙人机制」的平台,以实现「平台赋能」和「利益分享」。

那么,在众多新能源车企都倒闭的时候,开沃汽车集团为什么可以脱颖而出?2020 年 4 月,黄宏生在一次演讲中进行了总结。他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以下几点:

一、黄宏生是一个长期主义者。十年来,开沃集团专心研发创新,不为金钱所迷惑和左右,不急于套现,脚踏实地关注产品、关注质量、关注用户的痛点,逐步受到社会各层面的认同。黄宏生说:制造业是没有所谓的捷径的,想迅速死亡的方法就是寻找捷径!

二、黄宏生有一个非常棒的团队。他云集了汽车行业最卓越的企业家群和优秀人才加入公司,这样的一群高管团队充满了活力,厚积薄发,不断的在市场开拓和技术研发上攻坚克难,带领集团高速发展。

三、黄宏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黄宏生表示:巴菲特 90 岁了,掌管过万亿美元,但是满面红光、精神抖擞,为什么呢?他就是有理想。进军新能源汽车对我们创维人包括我自己来说是百年一遇的大机会,尽管新能源汽车发展前进道路曲折也看不清,但是这个方向,人类的文明不可动摇,所以我们开沃的理想,就是要在这样的一个大的技术变革中,打造一个世界级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提供给人类幸福健康的一个交通服务工具。正是因为有这个理想,我们才能坚定不移,不会被诱惑,不会被其它的困难吓倒,包括疫情。

2020 年 7 月 18 日,天美汽车品牌首款战略型旗舰 SUV ——天美 ET5 正式预售,标志着开沃集团正式吹响了挺进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号角。

天美 ET5

在新车预售发布会上,黄宏生说,「有朋友问我:黄总,现在国家补贴退坡、车市遇冷,你推天美汽车,是不是有点生不逢时?我告诉这位朋友,如果说生不逢时,那我的一生都是生不逢时。刚出生的时候,遇到三年自然灾害、十年文革;创办创维公司时,全国有几百家电视机企业;创建开沃集团时,全国已有大大小小各种新能源汽车整车厂 1200 多家,现在已经倒掉 100 多家。可以说,我们用了 10 年的时间在商用车领域完成了从小学生到中学生的过渡,在错误中成长,吸取了失败的教训,这也让我们在进军乘用车时少走弯路。新能源乘用车是行业的珠穆朗玛峰, 30 多年的创业经验告诉我,进入乘用车领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一个我等待了 10 年的机会。我相信,凭借三十多年在家电、汽车行业的人才储备和技术积累,始终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长期主义,我们一定能赢得客户的心,在强手如林的车企脱颖而出,为中国的制造业争光!」

5

所有随风而逝的都是属于昨天的,所有经历风雨留下来的才是面向未来的。中国企业一直在寻求基业长青的秘籍,在这条路上,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故事,经历着太多悲情,尤其是民营企业因创始人倒下而灰飞烟灭者不计其数,黄宏生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黄宏生

尽管一辈子起起落落,坎坷无比,但黄宏生说,「寻找天命的过程一点都不痛苦,像恋爱一样。寻找天命的终极目标是寻找生命的意义与使命,生命的意义让人度过痛苦和灾难」。

「云开雾散终有时,守得清心待月明。」

《华为管理之道》 邓斌/著

关于书享界:

广州书享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企业家出书策划 · 华为管理培训和咨询。由华为原中国区规划咨询总监、《华为管理之道》作者邓斌先生创办。自创办以来,书享界持续关注商业进化的前沿理论与实践,为企业提供与时俱进的知识产品服务,包括《华为管理之道》、《秒懂力》等系列课程、战略管理咨询、工作坊、企业家出书策划等。其中金牌课程《华为管理之道》已讲授300余场,深获好评,同名在线课程订阅数超过17万人。

书享界保留所有权 |书享界官网 » 黄宏生的V型人生:出狱后,这位商界大佬靠造车东山再起

分享到:更多 ()

留言 抢沙发

企业出书策划写作 · 华为管理培训咨询

服务案例联系书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