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出书策划
华为管理培训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640944956103529d88942a5398fdd88de73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字节跳动CEO张一鸣
版权信息
  • 来源:乱翻书(luanbooks)、书享界(readsharecn)

  • 作者:潘乱

书享界导语

字节跳动在成立八周年之际,宣布了组织架构变动。自3月12日起,张利东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抖音CEO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作为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将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更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包括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以及教育等新业务方向。在张一鸣发布的公开信中,他表示今年字节跳动全球员工将达到10万人,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更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对张一鸣与字节跳动来说,这是一条全新的道路,也鲜少有案例可以参考,为什么他会做此决定,今后字节跳动的全球化会如何进行?
01
字节跳动8周年:
往事可以回首,当下更需专注,未来值得期待

张一鸣

大家好,
今天是公司创立8周年的日子。在这个远程办公的新模式下,我在线上跟大家聊聊新想法。
我想在这个时间节点做一个比较大的组织升级:今天,公司会任命张利东和张楠(Kelly)分别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和Alex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也帮助新加入的Erich Andersen、Roland Cloutier等更多同事更好的融入。
过去8年,字节跳动飞速发展,我们已经从一个小产品,成长为给全球用户提供多个产品服务的大平台,全球员工人数今年也将达到10万人。在成长道路上,我们遇到很多的挑战。
为了应对业务的变化,我们一直在公司组织和合作方式上不断优化调整。比如,明确主要业务的CEO和管理团队;建立各业务虚拟的P&L,帮助各业务更好的做决策;绩效管理和OKR工具也不断更新。但如何建立好一个超大型全球化企业,对我们来说,还是新的课题。
随着业务的变大,外部效应也不断扩大,社会也对我们有了更多期待。过去一年,我花了近2/3时间去了全球很多地方。除了了解公司业务,我还跟很多当地的同事和朋友交流,去德里迪利哈特市集做用户调研,去巴黎朋友家做客,去各地博物馆了解历史,我对世界的丰富性和文明的演化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们在全球多个国家有业务有用户,要更认真思考和外部世界的关系,对外部世界的贡献。
不止于此,在我们比较熟悉的信息和内容平台业务之外,我们也开始探索很多全新业务的方向。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跨界,但我们对于这些新业务的认知还远远不够。
这些挑战要求我们公司的组织方式有更多变化,除了完善全球管理团队工作,我会从公司日常运营中腾出精力来,重点关注几个事情:
1、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
坦白讲,管理一个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公司,并不容易。这还不包括,我们教育业务在北美的5000位外教,公司行政体系的外包员工等等。过去一年,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管理问题,最直接的反馈是员工敬业度和满意度统计结果下降了。
我争取在未来三年走遍所有有办公室的地区,了解公司也学习当地文化。我们的目标不仅是建立全球化的业务,更是建立全球化的多元兼容的组织。通过更好的组织,激发每个人的潜能和创造力,服务全球用户。
我们一直说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理解公司这个产品的本质是什么,对改进管理很重要。
2016年之前我看很多东西,也有很多思考,并且在我们公司管理中进行实践。字节范中的坦诚清晰,来源于我试图理解杰克韦尔奇在《赢》中反复强烈的强调——坦诚降低组织交易成本。“知识型组织中,每一个人都是管理者”,这是德鲁克关于管理者的重新定义。他对于目标管理的思考,启发了我们对于组织有效性的重视和OKR的实践。他和科斯的想法,促使我思考企业边界是什么,以及如何从外部视角衡量组织内部的交易成本。我们坚持的“context,not control”的理念,受到Netflix的直接影响。当然也很大程度上跟哈耶克关于理性的自负的论述有关,我认识到信息透明、分布式决策和创新的重要性。
科技公司组织方式变化,会带来很多新的变化,在业务、财务、人力方面都有体现。财务上,如何把UG中的LTV引入内部财务报表,各个业务之间应该如何结算成本。人力上,在职能、业务、市场三个维度交叉下应该如何组织人才。当然相应的,企业内部工具也需要新的研发优化。对我们来说,过去两年,其实是问题多思考少。我之后会花更多时间学习研究,也和ES的同事一起讨论提升。
2、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和管理团队重新认真讨论公司的本质是什么。我们是从最基础的问题开始讨论的。什么是科技,什么是科技公司?为什么科技公司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科技是指the application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for practical purposes, especially in industry,能成为科技公司的基础条件是不断的学习scientific knowledge。科技公司如果能不断提升认知改进方法,其杠杆就会越来越大,头部公司在经济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对人们生活的影响会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受到监管关注。
从外部来讲,公众期待会越来越高,从内部来说,员工也需要更强的使命感来承担更大的责任。为用户提供创新、高品质、有效率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企业基础的社会责任。但是科技公司还要思考如何面对自己的外部效应,积极和外部各方合作,创造社会价值。
过去两年,我们在企业社会责任方向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建立公益部门,要求每一个业务都有CSR的目标和规划,和用户目标、商业目标并列。寻人、助医、扶贫等几个项目很成功,但总体我感觉还远不够,尤其是和我们要在全球范围达到较高的水平的目标相比。
我会和更多的同事以及外部交流,一方面更好地了解世界当下的问题,一方面探讨如何在公司内建立更好的机制去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3、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教育是公司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大家应该了解,我一直很重视人才招聘,对个人的潜力充满期待。我认同德鲁克的说法,对于公司内部来说,公司存在的意义,是通过公司这个方式实现人们的创造力。我会再加上另外一句——让每个人有更丰富有意义的经历和体验。对的,和我们用户产品的使命一样:inspire creativity, enrich life.
2016年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公司好多优秀的算法人才都来自上海交大ACM班,我特地去上海拜访了俞勇老师。从交大ACM班的成材率,以及后来对Minerva University的调研,让我直接认知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这算是我认真思考教育业务的一个起点吧。过去两年中,我访谈过不少老师学生,包括到不同课堂体验不同的教学效果,但因为时间精力有限,不够持续。接下来,我会重启对教育的访谈观察。
最近在线辅导市场非常热,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我其实不焦虑,有耐心,我觉得现在还是很早期,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当然前提是我们有更深刻的认知。尤其对于已有成功业务的公司来说,启动新业务是不容易的,有惯性也有惰性。在新的领域大胆的尝试,是始终创业的重要标志。
八周年之际愿大家:往事可以回首,当下更需专注,未来值得期待。
01
两种世界观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2013年9月,王兴在饭否上发了一张对比图,关于怎么看待中国位置的,一张是中国和外国,一张是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配文是“两种世界观”。

最近几年,他又多次转发这张配图。在2019年3月底,他的转发语是“把中国和世界的关系理解成中外关系是我一向不认可的世界观。”

世界观确实对长期决策有巨大影响。我两年前曾在《王兴的无限游戏》一文中试图解释他的世界观,“无限游戏却是在和边界,也就是和 “规则” 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张一鸣是王兴曾经的创业伙伴,对于国际化、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他们有着相似的见解。
字节跳动内部常见的说法是,做全球化产品要有全球化视野,因为对于美国的互联网巨头来说,中国是全世界最难攻克的市场,字节跳动在全世界最难的市场取得成功自然应该向更大的市场开拓。另外如果站在Google和Facebook这种生来就全球化的美国视角来看的话,美国只是他们全球业务版图重要的一个分支。同理,中国也是立志要做全球公司的字节跳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因为产品技术是相通的,所以全球化是公司扩大规模效应的最优解。

在2018年,张一鸣回答钱颖一为什么要做全球化时,也提到过类似孙正义经常说的时间机器概念:

从2011年到2016年整个上市企业的排行榜全部因为移动互联网发生变化,前五名的人均产值发生10倍的变化。我们现在做海外国际化,去了很多国家,发现移动互联网改变很多国家的经济、文化、社会面貌,这个趋势还没停止,还有视频化也是移动互联网上的子浪潮,这是移动互联网的网速提高带来的。
那什么是全球化的公司?做海外产品时如何能有全球化视角?

有了全球化的视角之后,要做成一家全球化公司还需要你要有全球的用户结构、各大洲的办公室、说各种不同语言的员工、全球化的领导班子、全球化的收入以及全球化的对手。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

张一鸣说他过去一年花了近2/3时间去了全球很多地方(这个决心非常大),“去德里迪利哈特市集做用户调研,去巴黎朋友家做客,去各地博物馆了解历史”。目前字节跳动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设有办公室,张一鸣说接下来的3年他还要走遍全球所有有办公室的地区。

为了适应国际化,字节跳动在海外的工作语言是英语,张一鸣和字节跳动的高管团队都还定期去上英语培训课程,飞书最近上线的实时互译功能应该也是最初为了服务公司内部全球协作的。2017年在全资收购Flipagram后,张一鸣就跑人家美国办公室给那的同事用英语来做业务沟通讲解公司理念,后来有一期CEO面对面也是放在海外做的。

这次架构调整全球管理团队的人事名单中,Alex是之前Musical.ly的联合创始人,Erich Andersen之前是微软的首席知识产权顾问,Roland Cloutier是曾为美国空军和国防部工作的网络安全专家。因为“头部公司在经济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对人们生活的影响会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受到监管关注。”所以从这份人事名单来看,合规和安全依然是Tiktok当前的重要工作。

商业化也不能落下。相同数量级的流量,谷歌的广告单价远比百度更高,做全球市场,有全球销售网络,也有利于获取更好的商业回报。运营方法其实也能复用,比如Tiktok的“全球爆款联动+本地化运营”。美国人喜欢的可能英国人也喜欢,日本人喜欢的内容和玩法也可以推荐给泰国人。

竞争对手的话,看看扎克伯格怎么就中国背景来妖魔化tiktok,以及Facebook对tiktok的产品抄袭就好了。

跟上一代创业公司的最大不同是,字节跳动生下来就是全球化的公司,当他们还在知春路的民居里办公时就在畅想和谋划全球化的故事了。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关于全球化,字节跳动还有个有意思的桥段。

16年底,张一鸣做客央视《对话》,当时有位叫黄峥的嘉宾,说“如果我是张一鸣,我会更加激进的做全球化。”
因为我们这一代互联网创业者跟上一代相比,会比他们更大的全球化视野,更早的接受国际资讯,全球化的机会也更大。
第二,从价值创造的角度来讲,带领中国的资讯走出去,包括中国的产品走出去,这一点本身也是为BAT也好,为整个国家也好,创造的价值是最大化的。
当你整个故事布局到全球,并且反过来用全球的资源集中来打中国的市场的时候,我想那时候可能也会变得更从容一些。
英雄所见略同。 
字节范儿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一家现在6万人,在年内将到达10万人的互联网公司,应该如何管理呢?
答案应该是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当然字节跳动不叫价值观,他们叫字节范儿Bytestyle。

对企业文化最简单对定义就是,“在公司里做事的方式”。文化是一个大方向,在生存和成长的过程中,每个公司都会发展出独特的思维和行为模式。

字节跳动想用字节范儿作为公司运作的指引,员工可以适应文化并影响其他人,大家在一套共识里配合看齐。

昨天,字节跳动将“多元兼容”(Diversity & Inclusion)加入字节范ByteStyle。由此,字节范ByteStyle的内涵将拓展为“追求极致、务实敢为、开放谦逊、坦诚清晰、始终创业、多元兼容”。

细品一下,“多元兼容”跟前面五个“go big go better”的工作指向其实不是同一回事。

之前字节跳动追求的是效率的最大化,所以字节范儿都是从如何高效工作来谈的。效率是为了增长,组织是实现最大化的方式和工具。因为目标很明确,所以需要构建最佳的博彩中奖的工具。

但兼容并包,Diversity这个词,是硅谷公司最爱谈的,所以可能是为了更好的适应全球化,在今天组织架构调整之前先做了价值观升级。这可视为字节跳动从“要变得更厉害”迈出了一步,走到社会价值层面。
“10万人量级全球化超大型组织的管理”这个视角,应该既是业务发展的眼前需求,又是一鸣长期对组织产品思考的结果,也是近期“字节范”增加条目的原因。 
思想来源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在字节跳动全世界的办公室里面,贴的都是这 6 张海报,其实这些企业文化海报就相当于说明了他们的企业文化是怎么形成的。主要就是硅谷做法和大量本土实用主义的操作糅合。

今天在张一鸣的内部信里面也提到,他之前是如何通过学习来理解公司本质的。

2016年之前我看很多东西,也有很多思考,并且在我们公司管理中进行实践。
字节范中的坦诚清晰,来源于我试图理解杰克韦尔奇在《赢》中反复强烈的强调——坦诚降低组织交易成本。
“知识型组织中,每一个人都是管理者”,这是德鲁克关于管理者的重新定义。他对于目标管理的思考,启发了我们对于组织有效性的重视和OKR的实践。
他和科斯的想法,促使我思考企业边界是什么,以及如何从外部视角衡量组织内部的交易成本。
我们坚持的“context,not control”的理念,受到Netflix的直接影响。
当然也很大程度上跟哈耶克关于理性的自负的论述有关,我认识到信息透明、分布式决策和创新的重要性。
再比如,字节跳动用户增长的组织参考来自Facebook,CEO双月面对面这个传统和OKR这个机制来自谷歌,公司最初做用户增长和工程师文化方面非常像是Facebook,数据驱动结果说话这个文化谷歌Facebook两家都有,但当业务变得更复杂的时候字节跳动又开始学习亚马逊,讲要永远Day1,要自己颠覆自己。
博采众家之长,字节跳动是目标明确的拿来主义实用主义,其实不在意自己像谁不想谁。公司的目标是效率的最大化,效率是为了增长,组织是实现最大化的方式和工具。业务产品只是增长基础工具的结果,是基础工具的实现,公司这个基础工具本身好不好是更重要的问题。
拿来主义不受条条框框的限制,逻辑上其他公司对亚马逊谷歌全盘接受的字节跳动都是有所取舍。比如也会学耐克和达里奥,学这些非先进互联网公司都是毫不犹豫的,只要的确有道理对组织进化有帮助。
好比是变形金刚,是五个组合机器人,都有点像,但是他又是自己。

走入无人区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张一鸣一直在避免字节跳动成为一家大公司,想在文化上保持一种车库创业公司的作风,所以字节范儿里也会有“Always Day One”。

比如张一鸣会说,汇报关系只是汇总信息的一种方式,只要业务需要就可以随时调整。字节跳动在公司发展层面从来不会给自己设限,不会因为CEO不擅长什么就不干了,“如果认定一件事情很重要,而且有机会做好,即使当时不增长,也要把优秀的人找来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

那在这次组织架构调整中,张一鸣做了什么?

先来看下组织升级的原因:
  • 字节跳动目前国内外业务都高速发展,尤其是海外业务,这同时也面临一些挑战

  • 这些挑战的本质是组织问题,是全球超大型组织带来的管理和运作问题,张一鸣需要集中精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 因为国内的管理团队已经比较成熟了。尤其是张楠,带领抖音从0开始,在市场上已经有强有力对手的情况下,反超成为行业第一。


基于这些原因,张一鸣可以不再管具体业务,更多精力放在战略思考和海外团队的搭建。且研究公司组织管理也是张一鸣一直以来的兴趣,他一直说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

组织升级之后,张一鸣去做什么?

未来将重点关注三个方面:
  • 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组织的管理

  • 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 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同时,为了应对业务的变化,明确主要业务的CEO和管理团队;建立各业务虚拟的P&L,帮助各业务更好的做决策;绩效管理和OKR工具也不断更新。

科技公司组织方式变化,会涌现出新的问题,这些都需要得到更专注的思考和更好的解决方案:
财务上,如何把UG中的LTV引入内部财务报表,各个业务之间应该如何结算成本。人力上,在职能、业务、市场三个维度交叉下应该如何组织人才。当然相应的,企业内部工具也需要新的研发优化。
10万量级的全球多元业务组织,在公司范畴内,每个国家都屈指可数。
在无人区,无人领航、无既定的规则,也无人跟随。
这是一条真正少有人走过的路。
Hello World!
in a Python style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01

新书速递

 1
《 华为管理之道 》

邓斌/著

↓ 点下方链接,看“华为管理之道”授课案例 ↓

 

书享界保留所有权 |书享界 » 属于张一鸣ALL IN时刻,他在想些什么?

相关扩展阅读请点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区 抢沙发

企业出书策划 · 华为管理培训

服务案例联系书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