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书享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聚焦"华为管理之道"培训服务

书享界|原创●虞美人

c5dd96cf3f4934a413ef5c1882ceedb1

版权声明
  • 本文首发:书享界(ID:crossover-reading)

  • 本文责编:蔡明峡

  • 无需授权即可转载,但请自觉保留以上版权声明

虞美人

文:朱剑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d204fe15b3c9710632a49b9eedcef325

  知晓李煜(字重光,937—978年),早在十年前。当时高中历史课上,编写史书的人在唐五代史中写道:“李煜,作为南唐后主,因宠幸小周后,荒淫奢侈而丧国,是一位无能的昏君……”而对他才华横溢的旷世诗才却轻描淡写一笔而过,就如对历史上另一位才情极高,艺能又广,善书工画的帝王——宋徽宗赵佶的评论一样,清淡如云,拂风一飘,留下的仅是云影。其实,野史和正史应合并着看,才能公允、热烈地去评价一个人。就如鲁迅所言:“历史上都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只因为涂饰太厚,废话太多,所以很不容易察出底细来……但如看野史和杂史,可更容易了然,因为他们究竟不必太摆史官的架子。”

  7月去了洛阳,在那“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的邙山陵园看到了李后主的墓冢,甚是惊讶。因为自殷周以来,邙山这片灵圣之土,埋葬的都是建国立业的君王、公卿和名臣大家,如汉光武帝刘秀、晋五帝(文帝、武帝、宣帝、景帝和惠帝)、北魏的孝文帝及秦相吕不韦、西汉的文学家贾谊、东汉名将班超等,而后主作为政治上的失败者,一直被斥责为亡国之君。邙山灵土接纳了后主的灵魂,我想定是他光芒四射的千古才情匹配了这邙山的灵秀之气。

36149eded5f8ef4647e5c074e8a1b80d

  作为词中的“千古一帝”,重光其横绝一世的诗才,明朗如风的率真性情,让他生为词生,死为词亡,其悲壮无人可比。他在词史中的地位无可撼动,是他将词从歌词之词引入到诗化之词,即使是无意识的,更加彰显了他是个天生的词家。所以王国维赞曰:“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

  故读重光之词,百读不倦,愈读愈钟情,愈读愈痴爱,不管是他在亡国之前,为歌舞宴乐、豪华富贵、奢靡享乐、暗夜幽会、莺莺燕乐写下的缠绵缱绻的艳丽之词,还是亡国后,为故国忧思、耻为降俘、悲悔交加、怀念家园写下的壮阔、大气、伤感之词,读来都是如此的荡气回肠。他的《菩萨蛮》、《浪淘沙令》、《乌夜啼》、《相见欢》、《破阵子》、《望江南》等,每一首都叫人如临其境、身心荡漾。

  重光词中的深沉、高贵、热烈、纯真,都昭示着他超凡入圣、空灵深邃的艺术境界。他非寒门出身,其思想胸襟自非一般。《江南野史》中说他的父亲李璟“音容闲雅,眉目如画,尚清洁,好学而能诗,天性儒雅,素昧威武”。而出生于七巧之夜的他,也是生来不凡:“广额、丰颊、一目重瞳……少聪慧,善属文,性好聚书。著杂说百篇,时人以为可以继曹丕《典论》。兼善书画,又妙于音律。”可以说,重光是天赋的智慧,天生的词人。

  “词在隋代产生,至唐才渐兴盛起来。”作为一种音乐文学,词以曲谱为主,是先有声后有词的,故词又叫“倚声”、“填词”。史上流传唐代诗人中,李白是最早填词之人,其《菩萨蛮》声闻如耳:“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fe93b78c2f852d7aa084b3f05c4e935d

  到晚唐,填词之风甚为普遍,最为著名的是温庭筠。到了五代,出现了词史上最为著名的“花间词派”,其中有名的有韦庄、牛峤、欧阳炯等人,而后蜀赵崇祚编纂的《花间集》,浓烈了男女之间的爱情,香软、华美、缠绵成了花间词派的表征。

  在南唐三大词人——中主李璟、后主李煜、宰相冯延巳中,后主李煜用他超旷空灵、澄怀观道的艺术心灵,写出了灵动、充实、饱满的幽深词境。读他的《菩萨蛮》,他与小周后的偷情,不会让人觉得“淫”,他用深情的爱意稠烈地表明了在“花明月黯笼轻雾”的夜晚,风姿卓越的嘉敏,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提着金缕鞋,在画堂的南边,与他幽会。这样一位俏佳人在他的怀中喃喃呢语:“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如若在歌舞娱乐之后,诵读他的《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轻夜月。”就会感觉到他词中的高贵与清亮。因而满清第一词人纳兰容若曾言:“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贵重,李后主兼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整词读下来,音韵流美,一片欢乐祥和美满之气。

  世间每个男子都渴慕有一佳人知己“红袖添香”、“赌书消得泼茶香”。李煜作为一个男人,他是幸福美满的。少年时,正是多情时节,他在婚礼上与娥皇一见钟情,两人琴瑟和鸣,双宿双飞,作诗弹琴。得此知音,人生一大快事。他的词,她能懂,她的琴,他能赏,如此情投意合,天上人间一对珠联璧合的人儿。史传,娥皇一手琵琶,弹得出神入化,惊天动地。她在为李璟祝寿时,用琵琶助兴,让中主龙颜大悦,当下就赏赐她一把烧槽琵琶。从此,娥皇视之为命,经常与后主浅斟低唱,轻歌曼舞,在一次共舞中,当即谱成新曲《恨来迟破》和《邀醉舞破》。

02e35afcc278eb8fed48d91d87ab8345

  但是,作为一代君主,李煜是失败而令人心碎的。在他人生最为鼎盛之时,花刚开即谢。如若他不是君王,抑或只是一个潜心作文弄墨的词家、艺术家,或许他能有幸活得更长。

  可叹时光是不可逆转的,在经历了战乱频仍的五代十国,强盛的北宋终于决定伐唐,偏安一隅的南唐在经历了几十年的清静生活后,在开宝八年(975年),遭到北宋铁骑的践踏而灰飞烟灭,后主国破被俘。昔日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成了北宋的阶下囚。宋太祖赵匡胤担心南唐旧臣聚众议事,而把后主幽禁在礼贤宅。新仇旧恨,亡国之悲,阶下之耻一并涌上心头,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如此泣人心血的哀亡之音,叫人读来肝肠寸断。

  秋去春来,怨时光太匆匆。我离开那盛载着多少欢乐,多少回忆的家园,来到这异地之乡。这里冷绝哀婉,寂寞深锁,孤苦无依,我的内心如杜鹃泣血,痛到深处已双泪纵横。多少次我独倚栏杆,看院里花开了又落,看月圆了又阴,听雨断了又续。寒夜冷而愁苦长,春夜短而怨恨深。人不寐,断肠人。有谁能懂我内心深处无限缠绵的思乡之情啊!

d302ee9eb39e5c913a282cc22b3cb911

  春天又一次来了,可我看不到百花盛开,听不到百鸟婉转,有的只是重重叠叠的无休无止的愁恨。我身上这罗衣,挡不了彻骨的寒意,坐在窗前,思绪如潮水涌现:“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我感觉到,我该走了。“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作为一个降俘,活在人间,度日如年。我的腰肢清瘦得像沈约,两边的鬓发也像潘岳那样花白了。当初,国都沦陷,我“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

  春天终于走了,夏天终于来了,又到了农历的七月初七,那迢迢银河上,牛郎织女终于又聚首了。娥皇在天上,而我耻辱地活在人间。在众人吹笙抚琴、歌舞助兴之后,重光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挥笔写下千古绝句《虞美人》。也许是想到了当年雄姿英发的楚霸王项羽,垓下一战,冷然凄绝地与宠姬虞美人双双血溅垓下,觉得此词牌名与当下吻合,才思喷涌,一挥而就。

c5dd96cf3f4934a413ef5c1882ceedb11

  最终这首《虞美人》,染着重光的鲜血,词兴人亡。就如江南院落里那盛开的虞美人,红得让人惊艳夺目,那花瓣上的红都是用美人才子的鲜血点染的。

  轻轻的,终于离开了这耻辱的人间,重回天堂,与娥皇相聚在那没有纷扰的家园,吟诗作画,抚琴共舞。(本文完;系列文章6)

af2ba0b096e744ad283611a609adc3582

作者简介:朱朱,原名朱剑,女,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女书法家分会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出版过个人散文集,愿一生淌漾在文学与书法的海洋里。

本文为“书享界 | 朱朱随笔”系列文章之六,经作者授权书享界发布;如转载,请尊重作者、编辑的劳动成果,建议注明出处。谢谢。

↓↓↓“书享界|朱朱随笔”↓↓↓往期作品请点击↓↓↓

第1篇:法不孤起,必仗缘生

第2篇:一生苍凉的爱

第3篇:青蛙的祈祷

第4篇:雾朦胧中的白金汉宫

第5篇:杜甫草堂


457876ba75dc0820193552b3cd3e6462

书享界,思想践行者的视界,一个面向企业人的读书交流平台,每星期六推荐一本好书,欢迎广大书友订阅。

广州书享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 |书享界 » 书享界|原创●虞美人

分享到:更多 ()

留言 抢沙发

—— 广州书享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书享界服务案例联系书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