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出书策划
华为管理培训

华为车BU王军:2025年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

 

1

版权声明

来源:HUAWEI管理真经(HU-AWEI1715),书享界(readsharecn)

书享界导语

 

2021年6月10日,第十三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于合肥开幕。今年,第十三届中国汽车蓝皮书的主题定为“先手”。这一概念来自于围棋,在对弈中争得先手往往意味着棋局的优势乃至胜势。对汽车竞争来说,如何掌握先手,拥有先手思维同样决定胜败。

高合汽车创始人、董事长丁磊,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北汽蓝谷董事长刘宇,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上汽集团副总裁、R汽车首席共创伙伴杨晓东,江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项兴初,在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的主持下,针对“我们如何看待这个新汽车时代”,发布了各自的见解。

5

 q

以下是华为相关部分访谈节选:

q

赵福全: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今天的主题是先手,说的是下棋,贾可给出了一个题目“如何看待汽车新时代”,新汽车时代到底新在哪?我们如何看待新汽车时代?新汽车进入了波澜壮阔,群雄逐鹿时期,现在还有谁没有造汽车,还有谁没想造汽车?家电产业、手机企业、房地产企业已经亮相的有这么多,还有很多没有亮相的,而且还有很多国外的企业。

q

2019年的主题叫“新四化”,当时我畅想对未来的新汽车是“你的想象可以任性”。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想到2021年的今天,可以任性到这种程度,品牌的定义,汽车的内涵,会飞的汽车,而且何小鹏说了我致力于的是交通,有的是致力于出行,这就是新汽车时代。

q

第一个话题,先热热场,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和大家分享一下你怎么看新汽车时代的内涵、核心要素?和老汽车有啥不同?现在我们处在新汽车的什么当口上?

q

王军:华为进入这个行业时间不长,特别是零部件行业,只有两年,我们认为在2025年之前,它的内涵首先还是辆车,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在确实有很多外延,我认为首要的外延是它能不能成为一个移动的智能空间,这是我的回答。

q

赵福全:下面一个问题,现在还说新汽车时代,已经不太激动人心了。今天主题是先手,那么先手要布局,得看到方向,结合刚才丁磊总的说法,请问汽车在新时代,理想终极会到什么样的状态?新汽车时代,终极的会造出什么样的车?

q

王军:我刚才说的内涵前面加了2025年的时间,因为我们在分析我们在做自动驾驶这套系统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目标,就像赵院长说的,这个目标就是真正实现乘用车里面的车没有人驾驶,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我们做这条路没有意义。但这个路线时间点是什么时候?我们内部也讨论下了一个目标。

q

2

q

我们开始划了翻番的目标是2025年到2030年之间一定要在乘用车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因为只有无人驾驶才是颠覆性的技术。我们这个团队的目标是在2025年能让乘用车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

q

但自动驾驶这个技术是有天花板的,它是个颠覆性的技术,但它一定是天花板,就是无人了嘛,各个厂家都做到无人了,这就是天花板。但真正颠覆性的技术改变的是什么?改变的不是动力,所谓像何小鹏总说的要飞上去了,可能动力性能要变了。改变的是座舱,所谓的座舱改变的就是空间、改变的是互联,所以说我们的目标是希望通过智能驾驶这种颠覆性的技术来改变真正的最后的让它成为一个移动的智能的空间,具体干什么?不知道,都可以想象,有无限想象空间,各种应用。这是第一点。

q

第二点回答丁磊总的问题,自行车取得名字就叫自行车。我们一个同事已经把两轮自行车做成自动驾驶了。

q

赵福全:所以军总认为自动驾驶就是近期颠覆性的改变的?

q

王军:它总得要颠覆一下。

q

赵福全:在这种拥抱未来新汽车时代的大环境下,我们各个企业曾经的这种商业模式、产业分工会在未来有哪些改变?我们都不用讲的太远,在2030年之前,这个趋势我认为可能就是在座的各位,贾可觉得如果能解渴一点2030年新汽车时代能够超越现在简单的功能和性能,更高境界的体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产业分工,所谓的能力的形成,既有内涵也要升华还有外延的拓展,这个话题怎么回答?首先有请军总来说。   

q3

q

王军:感谢。晚说的压力很大,先说的都说完了。还是回到我刚才说的“瞄准到2025年到2030年这个时候,智能驾驶颠覆了车,颠覆了车之后,最大的改变就是智能座舱,就是座舱的空间。”这个空间里面到底以后要干什么?我拿手机到底要干什么?核心的是应用。不管你是温暖人还是人温暖我还是别人温暖我,核心的是应用。应用最大的一点是生态,因为我认为到那个时候无论是硬件的技术还是软件的技术,谁都不比谁笨,只要是你肯做投入都能做出来,但是生态不是说谁都能把这个事情做成的。

q

就像现在手机的生态,前两天我们公司发布了鸿蒙操作系统,我们讲起来容易,真正的把这个软件开发出来,我们公司从全世界调集了1万工程师,在我们那里封闭了两年才开发出来,这才是第一个版本。

q

当然你说鸿蒙生态能不能做得好?不知道,但核心还是生态。生态一定不是碎片化的,生态一定不是某个车企的,一定是大家的生态。是碎片化的,绝对不叫生态,顶多叫做个私有协议。

q

所以说未来十年当中,我们中国能不能形成一个在移动智能空间里面一个强大的生态?需要我们整个的业界大家一起围绕这个目标来努力。

q

赵福全:回答得很好,那就引出来一个问题,我想大家也都关心的,说整车厂要定义你的需求,跟你的合作伙伴。原来我们叫零部件,现在叫供应商,软硬都有。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他的能力甚至他的成本满足不了你的需求的时候,这种时候你怎么样来和你的合作伙伴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我想关注你和华为在合作过程当中,对技术提出需求和他们满足你需求的时候,在产生矛盾的时候。

q

王军:我来回答,我们以客户为中心,在座的都是我的客户。

q

赵福全:这是虚的,这是忽悠。

q

王军:我们尽我们最大的能力,在我们基础上我们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是我发自内心的。

q

赵福全:但是发自内心有一个前期开发投入成本最后品牌支撑,如果是整车厂,刘总都能控制的话,他可以消化一部分,甚至为了将来宁亏,但你能接受这个东西吗?

q

北汽刘宇:我觉得合作也叫私有协议,这叫“两情相悦才有很好的合作契机,相互能力识别、相互默契建立是合作很关键的事情”。因为有趋同的价值观,所以你的分歧会很少,会非常的少,而且你解决分歧的方法也不是采取像原先所谓的OEM与供应商之间的开发协议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q

比如我们跟华为合作,跟HI项目应用,定义是一起做的,甚至我们出需求,他们做技术解决方案,只有这个样子才能够更好的去打造产品,从定义开始。

q

4

q

赵福全:就是说新的合作方式可能和原来简单的契约精神不一样了,要超越这个东西。这一点我想斌总应该有更深的体会吧?你觉得要不然自己都做,要不然找很多伙伴,在这一点上已经成为关键的问题。尤其硬件供应商抛弃甚至更换比较容易,软的很多都是绑定,而且涉及到数据,这个问题到底怎么来产业分工呢?所谓的拥抱新汽车。

q

李斌:我觉得汽车产业因为它非常大,一个公司去想什么事情都自己做是不现实的。蔚来来说,我们就一直是非常善于合作的公司,比如我们和项总,我们和江淮在制造方面的合作,汽车行业以前像我们这么样把自己所有的车都交给另外一家公司去造,在这件事情在几年前,2018年我们车刚出来的时候,别人对我们问的两个问题都是:第一.你没有自己的工厂,你还想卖车?第二.江淮帮着产的车,你还想卖40万、50万?别人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我们脑子坏掉了。今天来看,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合作其实是把各自的优势都发挥出来了,关键是我们自己把更多精力放在两头:研发和用户服务。我认为我们这条路肯定走得是对的,最近我们有江来合作模式,以后我们所有的制造都是会和江淮深度合作的。

q

我想这个合作它是永恒的话题,我们在讲这个生态,在讲封闭还是合作的时候,可能还不能非此即彼,但有一些事情我们是非常坚持的。比如说我们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去在研发方面,我们的基础能力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是全面的建设,每年投几十亿人民币,已经投了几百亿进去搞研发。其实关键是建立了一种能力,这个能力它是一个体系性的去做创新的能力。

q

将来会怎么样?我的想法永远都是每个企业去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每个企业去定义自己的核心能力,基于这个定义,基于自己的优势去看对外应该怎么看分工合作。

q

比如说华为如果车企在智能化方面,你认为这方面的人才和投入不是自己的主战场,我觉得和华为合作非常好,我觉得能省很多、很多的事情。你要不要自己做?前提是你能不能做得最好,如果不能干吗不对外合作?所以我觉得每个企业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取舍。

q

前两天有一个新闻让我感慨,长城和宁德时代签了十年的电池的合作。长城自己本身投了很多钱去做蜂巢,我觉得这里面就很有意思。所以汽车产业总体来讲,不是平台经济,不是非此即彼,不是赢者通吃,不是二选一。汽车行业还是非常有竞争,但是合作远远大于竞争的产业,这一点在将来很长时间都不会改变。但是定义什么事情自己做,什么事情外部合作,每家企业会根据自己的情况会有自己的选择。

q

5 6

 

 

书享界保留所有权 |书享界 » 华为车BU王军:2025年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区 抢沙发

企业出书策划 · 华为管理培训

服务案例联系书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