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出书策划写作
华为管理培训咨询

“诗人”任正非

任正非

  • 作者:吴春波,华夏基石领衔专家,著名管理学家,《华为基本法》起草人之一
  • 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书享界(ID:readsharecn)

写此文的起因在于友人的询问:任总会写诗吗?因为他在网络上看到一篇短文《为什么说华为任正非是个诗人》。平心而论,此文大有标题党的嫌疑,有问题,但无答案,更无事实依据,只有一句话挂了点边:“他有着商人的精明、学者的内敛,但更透着诗人的热情与狂狷。”网络上一篇关于任总的藏头诗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任凭风吹和雨打,正面应对更沉着,非常可比英雄色,真知灼见凤浴火,棒喝美帝奈我何。高手在民间!

客观上讲,在任正非身上,人们感觉到更多的是铁血的军人和霸道的总裁,很难与诗人拉上关系。不过在现实中,正如他所提倡的“灰度”理论一样,任总也有文学青年的一面,在其文章和讲话中,经常引用诗词。

按照时间维度,梳理一下他引用的诗词,看看他用哪些诗词抒发自己的胸怀,既是很有意思的,也是一件费工费力的工作,这意味着又要再次把任总三十年的重要文章与讲话再研读一遍。

华为管理之道邓斌

01

神奇化易是坦途,易化神奇不足提

此诗出自著名科学家华罗庚的《治学》。1997年任总在《全心全意对产品负责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任正非在欢送华为电气研发人员去生产用服锻炼酒会上的讲话》中引用此诗:“数学家华罗庚这一名言告诫我们不要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而要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那种刻意为创新而创新,为标新立异而创新,是我们幼稚病的表现。我们公司大力倡导创新,创新的目的是什么呢?创新的目的在于所创新的产品的高技术、高质量、高效率、高效益。”

02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出自毛泽东1957年所写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中的五六句,原意告诫老友柳亚子先生少牢骚,放眼界,识大局。

任总非常喜欢此诗句,至少三次引用过。

2004年2月19日在《持续提高人均效率,建设高绩效企业文化的》的讲话中,任总引用此诗:“‘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那些还不理解公司困难的干部,长此下去是不行的。牢骚满腹,左右攀比,散布不满情绪,对我们的组织具有破坏性,要及时教育,给予纠正。持续不改的,就不合适做带兵的人。”

2014年1月5日,任总发表讲话的标题是《风物长宜放眼量》。他告诫公司的研发人员不要只知道埋头苦干,要善于用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风物长宜放眼量,放开眼界看世界,我们才能成长。”

2017年4月24日,在道德遵从委员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以此诗对年青人提出要求:“只有精神文明,才能促进人们的使命感、责任感、奉献精神,才能建立一支铁的队伍。有理想、守纪律、有能力、健壮体魄,应是一代有为青年人的追求。我们青年人朝气蓬勃、精神旺盛,要把有限的时间用在努力上,减少发牢骚、说怪话、闲聊的时间,争取有较大的进步,青春万岁,人生无悔。梦想不像土豆,种下去一定会有收获,但不播种、不努力一定不会有收获。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任总曾给年轻人寄语:视野、意志、品格,希望年轻人有广阔的视野,坚强的意志,胸怀他人的品格。其中的视野,就是要风物长宜放眼量。

03

遍地英雄下夕烟,六亿神州尽舜尧

前句出自毛泽东《七律·到韶山》,“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后句出自《七律·送瘟神》,原诗为:“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2015年10月23日在《将军是打出来的》的讲话中,任总指出:“华为正处在大浪淘沙、英雄倍出的时代,‘六亿神州尽舜尧’,毛泽东说六亿人都能当皇帝,咱们十几万人怎么都不能当英雄呢?当然我们没有毛泽东那种气概,那么打个折,让25%的人当英雄难道不行吗?所以,公司每年有25%以上的人员能获得明日之星、金牌奖。”

2017年1月11日,在市场工作大会上,任总引用了此诗:“是英雄,还是不是英雄的人,我都认为他是。在山脚下一拍他肩膀,他扛着炸药包就冲上上甘岭了,怎么不是英雄呢?‘遍地英雄下夕烟,六亿神州尽舜尧’。我们对英雄要有正向肯定,过去我们360考核,可能总在挑英雄的缺点,不是挑优点,考核方式需要改变。我们各级干部对人要多鼓励,不要指责过多,当大多数人沉默的时候,就麻烦了。人的见识比知识更重要,我们还是强调以贡献为中心,不是因为学习成绩好,就被提拔、涨薪。”

把同一位诗人不同的诗集句,拆解得天衣无缝,竟无违和之感,让人不得不佩服任总的整合力。

04

春江水暖鸭先知,不破楼兰誓不还

前句出自苏轼的《惠崇春江晚景》,后句出自王昌龄的《从军行七首(其四)》,一句是描写春景,一句则是军旅咏志。

2016年10月28日,在“出征·磨砺·赢未来”研发将士出征大会上,任总讲话的题目就是这两句诗。在这次大会上,华为有2000位研发员工自愿去一线。

乍看起来,很不协调,有点不伦不类,但联系任总讲话的内容,又十分恰切,他的文章总能给人以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

“春江水暖鸭先知”,是导向,是目标,是牵引,让出征将士们去感知客户的需求,去为公司、产业乃至人类作出“天气预报”。如任总所讲:“春江水暖鸭先知,你不下水,怎么知道天气变化。”

“不破楼兰誓不还”,是结果,是期望,是誓言,予出征将士以压力,以任务,必须拿下高地,打回粮食。如任总所讲:“像这样的誓师大会,我印象很深的,还有2000年的五洲宾馆的出征将士的送行大会。‘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大标语,充满了一种悲壮,其实我们那时连马革也没有。”

在讲话中,任总还引用了“风萧萧兮易水寒”,来形容华为当年国际化道路上的悲壮。

05

遍地英雄下夕烟

出自毛泽东《七律·到韶山》,“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意为庄稼如浪涛滚滚,夕阳下尽是农民英雄们在暮色中收工归来。

2013年7月23日,任总在重装旅集训营座谈会上讲,“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因为一群农民独自去参加现代武器战争是不行的,华为公司从来不提‘原装的革命者’,‘英雄不问出处,遍地英雄下夕烟’!我们不能忘却历史上的英雄,特别是那些默默无闻的英雄。我们要回溯历史,看看对谁还有不公平的地方。”

稻菽是辛勤劳作的结果,英雄则是奋斗者的群体,遍地英雄则反映了任总“英雄倍出”的希望。

“舍南巷北水同流,稻菽参差各自谋”(宋·叶适《陈益谦挽词》)。在公司内部,任总对于干部的要求有两个:一是抢粮食;二是肥沃土壤,增加土地肥力。稻菽,即粮食;欲求稻菽千重浪,就必须努力奋斗耕耘,持续肥沃土壤。

06

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两句诗并不是同一个作者。前句出自宋代辛弃疾的《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原词为:“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后句出自南唐后主李煜的千古名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2011年12月25日,在《一江春水向东流——为轮值CEO鸣锣开道》中,开头就引用了此诗。在文章的结尾任总写道:“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流过太平洋,流过印度洋,……不回头。”

2017年1月11日,在市场工作大会上,任总再次引用此诗:“千古兴亡多少事,多少公司在繁荣鼎盛时期轰然倒下,鲜花的背后是墓志铭。别人的教训,就是我的座右铭。但愿鲜花的后面,仍然是绿茵。”

这是否可以算作任总原创的诗,或词?

2019年2月28日、3月1日任总在俄罗斯与科学家及专家们的对话。对话的开头,任总再次化用此诗:

“我每次来莫斯科,都会想起70多年前,二战中克洛奇科夫中尉,他呼喊‘背后就是莫斯科,我们已无退路’,那种盖世英雄的气概,永存人间。我们今天何尝不是。近三十年来,我也看到俄罗斯包括前苏联国家对烈士的珍重,八十年了,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给烈士笔直的站岗,这是一个英雄倍出民族的哲学力量。万里长江水奔腾向海洋,无论都江堰、秦淮河、深圳沟……,最终都会流入太平洋。”

此文的结尾用的是歌曲《潇洒走一回》中的一句:“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

把宋朝诗人的名句,与后唐诗人的名句合在一起,竟然珠联璧合,且立意高远,不得不让人佩服任总的创造力和文学功底。

07

春风送暖入屠苏

出自宋代诗人王安石的《元日》诗,原诗为“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2009年12月31日,任总以此为标题,作为2010年的新年献词:“我们已经听得到新年的炮声,炮火振动着我们的心,胜利鼓舞着我们,我们只要坚持自我批判不动摇,我们就会从胜利走向胜利。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前进,唯有我们内部的腐败。”

九十年代,任总多次提到王安石变革的教训,这次借用王安石的《元日》,作为华为的新年献词的标题,不但契合,而且也有意境。

08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出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忆江南》。原诗是描写江南美景:太阳从江面升起时江边的鲜花比火红,春天到来时碧绿的江水像湛蓝的蓝草。

2009年12月31日,任总在《春风送暖入屠苏——2010年的新年献词》中,以此句作为结尾:“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待来年我们再共饮庆功的酒。”

任总在同一篇文章中,两次引用古人不同诗句,还是少见的。因为是新年献词,借用古人诗词,抒发一下感情,又是可以理解的。

同年的1月16日,在《谁来呼唤炮火,如何及时提供炮火支援》的讲话中,任总又以此诗作为结尾:“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引用此诗,任总抒发的是浪漫主义的胸怀。

09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出自清代龚自珍《已亥杂诗之一》。

2000年12月27日,任总在《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的讲话中引用了此诗,这是在欢送海外将士出征大会上的讲话。“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没有我们先辈的这种牺牲,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今天。为了祖国的明天,为了摆脱一百多年来鸦片战争、八国联军入侵的屈辱,以及长期压在我们心里的阴云,我们要泪洒五洲,汗流欧美亚非拉。你们这一去,也许就是千万里,也许十年、八年,也许你们胸戴红花回家转。但我们不管你是否胸戴红花,我们会永远地想念你们,关心你们,信任你们,即使你们战败归来,我们仍美酒相迎,为你们梳理羽毛,为你们擦干汗和泪,……。你们为挽救公司,已付出了你们无愧无悔的青春年华,将青春永铸。”

龚自珍的诗与任总的讲话,均显示了一种英雄主义的悲壮,这也是华为的国际化过程的真实写照。在此让人想到了战国时代荆轲的《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10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出自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中下半阙:“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任总在《致新员工书》中引用了此诗句,倒也恰切。但任总是反其意而用之:“我们不赞成您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顺便说一下,《致新员工书》最早发表于1994年12月25日,多年来任总已修订了四稿。

2017年4月24日在《道德遵从委员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讲话》中,任总再次引用此诗:“我们是理工科出身,不懂政治,不要从互联网听来一星半点内容,一知半解就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可能会误导社会。”

11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出自唐代刘禹锡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其诗反映了作者的人生态度和世界观。

2001年2月17日在《华为的冬天》中,任总引用了此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网络股的暴跌,必将对二、三年后的建设预期产生影响,那时制造业就惯性进入了收缩。眼前的繁荣是前几年网络大涨的惯性结果。记住一句话‘物极必反’,这一场网络、设备供应的冬天,也会像热得人们不理解一样,冷得出奇。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

任总以此表明面对网络泡沫破裂的乐观态度和危机意识。

2003年5月25日在《在理性与平实中存活》的讲话中,任总以此诗结尾:‘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在世界大潮中,我们只要把危机与压力传递到每一个人,每一道流程,每一个角落,把效率不断提升,成本不断下降,我们就有希望存活下来。”

2004年2月19日在《持续提高人均效率,建设高绩效企业文化的》的讲话中,任总再次引用此诗:

“沉舟,所指的是错误。沉舟,不一定是别人,也许就是我们的过去。只要我们改正错误就会轻舟已过万重山,错误已成历史,被抛弃在远远的过去。病树,就是我们没有完成与时俱进的变革,以适应高质量、低成本的竞争的过去形态,我们只要抛弃过去对未来不切实际的幻想、轻轻松松成功、不吃苦就会有幸福的行业的优越感,那么我们一切适应未来生活的一切好的思想、作风、行为就会发芽、生长。我们的公司就会长存下来。为了我们的长存,我们将会失去一些暂时的享受,我们必须有所割舍。”

2009年1月16日,在《谁来呼唤炮火,如何及时提供炮火支援》的讲话中,任总又一次引用此诗。

2019年4月13日,在CNBG誓师大会上的讲话中,任总又以此诗作为结尾。

看来任总是非常喜欢此诗的,在其文章或讲话中多次引用,可以说是引用最多的诗句。

用古人的诗,来解读管理问题,也是任总的一个创举吧?

华为管理之道邓斌

12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此诗出自林则徐的《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2015年在《能工巧匠是我们企业的宝贵财富》,一文中,任总引用了此诗: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是林则徐流放途中的一首诗。一个封建的士大夫,能够有这样的高贵品德,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新时代,难道还会因祸福来决定我们对事业的态度,对管理的责任吗?”

13

江山代有才人出

此诗出自清代赵翼的《论诗五首·其二》,原诗为:“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2009年在《谁来呼唤炮火,如何及时提供炮火支援——任正非在销服体系奋斗颁奖大会上的讲话》中,任总引用了此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们要在时代的大潮中,迎着风浪快速前进。只要我们不怕牺牲自己,只要我们努力地提高效率,我们一定会度过难关。三、五年后,我们将屹立在世界的舞台上。风华绝代总是乱世生,相信江山代有才人出,期望你成长起来,担负起我们的未来。”

在一段话中引用了两句名诗,还是少有的,可以想象任总讲话时的豪情。

14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此诗出自清代张英的名诗。2015年在《在与法务部、董秘及无线员工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任总引用了全诗:

“在知识产权的问题上,尽管我们很努力,尽管我们做得很优秀,但是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还是不够。所以在谈判过程中,我们要学会适当的妥协,这就是‘开放、妥协、灰度’。不要强势就不饶人,得意便猖狂是小人,我们要做肚量大的人。‘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就是说其实我们在合理谈判下,可以对西方公司让步一点,因为我们还会更强大。你们可以去安徽桐城的六尺巷,好好体验一下古时候伟大人物的胸怀,有胸怀才能有了天下。”

15

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废江河万古流

前句出自宋代刘斧《青琐高议》:“我闻古人之诗曰: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后句出自唐代杜甫《戏为六绝句》(其二),原诗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2017年1月11日,在市场工作大会上,任总引用了此诗,并作为第三节的标题:“我们在这大河奔腾中,努力划桨,不要落后于时代的要求。历史总是优胜劣汰的,我们力争晚一些淘汰我们,但我们永远左右不了历史,我们只有努力去在顺应历史中,顽强的表现自己。”

早在1998年的《我们向美国人民学习什么?》一文中,任总就引用过此诗。

又是一个集句组合,把宋唐两位诗人的名句组合在一起。

16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此诗为清代诗人龚自珍的古诗作品《已亥杂诗》的第三四句。

2017年1月11日,在市场工作大会上,任总引用了此诗:“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破格选拔那些有成功实践经验,或在本职岗位十分认真负责的人。”

龚自珍原诗中用的是“人才”,还是“人材”,难以考证,本人认为“人材”更准确恰当。

17

是非成败转头空

出自明代诗人杨慎的《临江仙》,原诗为:“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意思是:对错成败,功名事业等一转眼就烟消云散了。

2017年4月24日,在道德遵从委员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任总引用此诗:“华为正处于踌躇满志的历史阶段,如果不正确对待,可能面对崩溃的危险。内、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风云多变幻,往往会是非成败转头空,这又不是没有过。因此不要认为繁荣是永恒的。”

任总以此诗告诫华为,警惕繁荣的背后是衰败,红到久时便成灰。

18

多情未必不豪杰

出自鲁迅的《答客诮》。原诗为:“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讲的是豪杰的有情与无情,家与国之情。

2018年10月17日在上研所的讲话中,任总将首句改为“多情未必不豪杰”:“我说了都江堰的水,是对全公司的人讲的,不是四川人才洗澡、四川人才温柔,难道江南人不温柔、上海人不嗲吗?是时代提示我们必须勇于奋战,多情未必不豪杰。”

任总在9月29日成都研究所讲话《都江堰渠水的温柔,别泡软了我们的骨头》,此次讲话是在解释,估计成都研究所对任总讲话有些不同意见,任总作了说明并道歉——这也是豪杰的多情的体现。

19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出自宋代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原诗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2019年2月28日,任总在俄罗斯与科学家与专家的对话中,引用此诗:“这是激流勇进,汇入主潮流,奔向主战场,投入英雄倍出的时代;还是满足洄旋漂荡,任由历史淘汰,是每个青年要面对的现实,我们要倍加珍惜这个伟大的时代,这也是一个企业哲学。大江东去浪淘沙,将淘尽了未来的英雄人物,激流也许会冲入太平洋,洄流也许成为污水,就遗弃了。”

任总把原诗中“浪淘尽”的对象,由“千古风流人物”,改为了“未来的英雄人物”,诗的意境也由怀古忆旧,变为对当下的警示和对未来的展望。

20

人间正道是沧桑

出自毛泽东写于1949年的七律诗《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原诗为:“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上半句借用的是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中诗句,下句讲的是社会发展规律的曲折艰难。

2019年3月9日,在《改革,就是必须用自身的风险,去换取无穷的战斗力》的讲话中,任总告诫总干部部的管理者:“改革是很痛苦的,人间的正道从来都是沧桑的。”除外,在任总的讲话中,多次提到同名电视剧的有关故事情节“我非常赞成黄埔军校的培训方法,大家看《人间正道是沧桑》,孙红雷作为一名普通战士,和旅长在同一个班学习,思想互相碰撞后产生的能量是很大的。”

21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原词为是毛泽东主席名作《忆秦娥·娄山关》中的一句,原词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1996年6月30日,在《再论反骄破满,在思想上艰苦奋斗——在市场庆功及科研成果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中,任总以此词结尾。这是任总讲话文章中首次出现的引用诗词。

22

蚍蜉撼树谈何容易

原诗出自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一诗,原句为:“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讽刺的是那些自以为是、不自量力的行为。

2018年9月29日在题为《从人类文明的结晶中,找到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的讲话中,任总要求公司的公共关系工作必须要对世界有充分的了解,必须站在西方的观念上理解西方,不能采取中国的思维方式去理解世界的格局、去揣测西方的意图。要研究各国强盛的原因,要站在西方角度,去解释文明的兴衰。“实事求是讲他们几千年形成的文明,不是我们小小的公司改造得了的,蚍蜉撼树谈何容易。”

23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原诗出自杜甫的《蜀相》,是对诸葛亮英雄悲剧命运的感慨。

2019年7月19-20日在运营商BG组织变革研讨会上的讲话中,任总引用了此诗:“听了你们的汇报很高兴,很多方面基本已梳理清楚,不像以前责任、职责、权力都没有理清。接下来改革的代表处,CNBG要认真选择,可以先从容易改革的代表处着手,成功后就会信心百倍。如果在难改的代表处先碰了壁,‘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容易失去信心。”

任总以此诗告诫代表处的改革要先易后难,把握节奏。

24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原诗出自宋代叶绍翁的《游园不值》,原诗为:“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此诗用来描述当下华为的处境与状态,倒也很应景。如同伤痕累累的伊尔-2飞机,美国的极限打压,并没有使华为的这支菊花萎缩与枯败,华为依然是春色满园。

2019年9月9日任总在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菲里德曼(《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采访时,谈到华为创业时期,引用了此诗:

“我们就诞生在那个时代,我们不止八个人,顶着不知道什么‘帽子’过来的。当时增加一个人都非常难,因为办不了深圳特区的证件。但是‘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因为私营企业效率高、很努力、很奋斗,不断急剧扩张,最后中国就承认这种经济形式是合法形式。思想斗争的演变过程是很漫长的,也就是最近这些年,国家才给了合法身份。当时我们走出国门,被当成是共产主义;我们走回国门,被当成资本主义,大家看我们都有股票,有钱就被认为是资本主义。所以,我们不仅面临在外部斗争,在内部也有斗争。”

25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原诗出自宋代李清照《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任总在2011年12月25日发表的《一江春水向东流》中,在回顾其家庭教育背景时讲到:“在青春萌动的时期,突然敏感到李清照的千古情人是力拔山兮的项羽。至此‘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又成了我们的人生警句。”

这就是任总英雄主义情怀的渊源。

26

英雄不问出处

此诗出自明代杨基的《感怀》,原诗为:“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

任总在2015年《在战略预备队誓师典礼暨优秀队员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中,引用了此诗,不过他把古人的诗句浓缩成一句:英雄不问出处,此话已经成为华为选拔人才的重要理念之一。

“我们可以通过竞赛,把手机玩得好的小青年录用进来,再经过训战,派往前线,进行服务咨询,以及修理。这样一定会改变我们的服务形象。‘英雄不问出处’,在这个岗位上,学历要求也没那么重要。目前消费者BG的战略预备队进行的是对销售团队的训练,还没有对售后服务人员要进行预备队训练,还没有在全国直至世界建立直接维修店。”

27

暖风熏得游人醉

出自宋代林升的《题临安邸》,原诗为:“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诗人以此诗表达了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深切忧虑。任总引用此诗,同样表达的是一种忧患意识。2018年11月7日,在西安研究所业务汇报会上,任总做了《寂寞的英雄是伟大的英雄,我们要鼓励新旧循环》的讲话,其中指出:“内地研究所的通病是你们不受季风冲击,容易惰怠,我们一定不要让暖风熏得人人醉,振奋起来,朝向新技术、新时代,奋勇前进。这点一定要克服,我们在现在的困难环境下,不努力会失败的。”

他希望“冲出八百里秦川,冲出温暖平静的小世界,到大风大浪中去,到世界的资源聚焦点去,到机会点去,到‘城墙口’去,建功立业。”

在上列任总引用的二十七篇诗词中,有七篇是毛泽东的诗词,可看出任总对毛泽东诗词的喜爱,话说回来,在过去的那个年代,有谁不喜欢一代伟人的诗词?

从任总的讲话和文章中,能够看到他的诗人情怀: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

不难看出,任总喜欢引用他人的诗篇,来阐述企业的经营管理问题,不生搬硬套,而且善于改造整合,以拿来主义和实用主义,将他人的诗篇回归经营管理实践,不能不说是任总的一大创新。

《毛诗大序》中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没有事实证明,任总是位诗人,因为还没有发现他的诗作。但在华为内网上,网名为“再诗意些的博客”的员工,独具匠心地把任总的讲话断行,一首首现代诗横空出世了。

华为管理之道邓斌

在此,谨转抄两首。只是不知道作者该署何人的大名。

不回头

千古兴亡多少事,

一江春水向东流,

流过太平洋,

流过印度洋……

不回头

为了祖国的明天

为了摆脱一百多年来的屈辱

以及压在我们心里的阴云

我们要泪洒五洲

汗流欧美亚非拉

你们这一去,也许就是千万里

也许十年、八年

也许胸戴红花回家转

但,我们不管你是否胸戴红花

我们会永远,想念你们

即使你们战败归来

我们仍美酒相迎,为你们

梳理羽毛,为你们擦干

汗和泪……

《华为管理之道》 邓斌/著

关于书享界:

广州书享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企业家出书策划 · 华为管理培训和咨询。由华为原中国区规划咨询总监、《华为管理之道》作者邓斌先生创办。自创办以来,书享界持续关注商业进化的前沿理论与实践,为企业提供与时俱进的知识产品服务,包括《华为管理之道》、《秒懂力》等系列课程、战略管理咨询、工作坊、企业家出书策划等。其中金牌课程《华为管理之道》已讲授300余场,深获好评,同名在线课程订阅数超过17万人。

书享界保留所有权 |书享界官网 » “诗人”任正非

分享到:更多 ()

留言 抢沙发

企业出书策划写作 · 华为管理培训咨询

服务案例联系书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