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出书策划写作
华为管理培训和咨询

一位华为员工笔下的母亲

母亲,最伟大的称呼

作者:笑对历史的伤

来源:心声社区、书享界

导语:此文发表于华为内网心声社区,从几百条留言来看,激发很多华为人共鸣,特与大家分享。

(华为内网超过3万人阅读此文)

母亲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53年出生,按老家的算法,今年已经69岁了。

母亲在家排行老大,有两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几乎经历过新中国成立后所有的大事件,大跃进、大灾荒、改革开放等等。

我的外公曾是中学教师,写字画画都很精通,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书画匠人。每年春节,排队领春联的很多,也有很多家庭的“中堂”画作都是出自外公之手。因为外公的这份工作,在那个特殊年间保住了几个孩子的口粮和性命。虽然日子过得辛苦,却好歹也都活了下来。妈妈后来经常给我讲个故事,当时她年幼,有一次饿得紧,在路上看到一块圆圆的黑乎乎的东西,她以为是个能吃的,塞嘴里才发现竟是一坨牛粪。

母亲读过几年书,后来经常捧着孙子的课本跟我炫耀,看呀,我还认识不少字呢。

长大后,经人介绍,母亲认识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也是排行老大,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而在那个年代,娶亲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了省下一些开销,在母亲嫁给父亲的同时,我的姑姑嫁给了我的舅舅。这个在老家叫“两换亲”,我的舅舅也是我的姑父,而我的姑姑也成了我的舅妈。

父亲自小身体瘦弱,上工打河坝时经常被村里人嘲笑。结婚之后分家另过,他便开始没日没夜的干活,只是为了让这个小家富裕起来。很快,便有了三个男孩,我在家行三。在我幼时的记忆中,新瓦房完工那天的感觉非常清晰,父亲母亲笑的很开心。父亲对侍弄牲口有一手绝活,可以一眼从一群小牛犊中找到以后最俊的牛。靠着这手技艺,家里养了几头猪、一头水牛、两头种黄牛。这两头种牛被父亲饲养的非常强壮,浑身红色没有一丝杂毛,在93年左右曾有人出价一万五想购买被父亲拒绝了。那段时间的记忆中,我放学便出去割草,周末时便骑在水牛背上出去放牛,一个人在空旷的田野中、在黑暗的田野中、在坟间地头、抑或在水里与水牛一起洗澡。

94年春节刚过时,大哥在放牛回家的路上捡回来一个女婴,父亲母亲看了很是欢喜,终于有女儿了。而这个时候虽然过得依然清贫,但是日子就在三个男孩嬉戏打闹和一个女娃的哭声中一天天好起来。而父亲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干活更是拼命。

95年夏天里的一天,父亲冒着暴雨出去放牛,却再也没有回来。当看到父亲冰冷的身体躺在泥泞里,我却没有哭。奶奶看我撅着小嘴,轻轻得跟我说,你爸爸没了。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在一群人的哭声中却也显得那么微弱。在大哥摔了火盆,叔伯把父亲的遗体推到火葬场的车厢里之后,我哭哑了嗓子,追着车跑了很久,摔倒了不省人事。这一天成了我一生最难过的一天,以至于后来每每想起来,我和两个哥哥都会一起抱头痛哭。那一年,我13岁。那一天,我刚拿到县一中的初中录取通知书。

县一中是当地重点中学,就读于县一中就像一脚迈进了清华的大门。虽然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清华是什么东西。变故突发后,母亲带着三个半大的孩子和一个襁褓里的婴儿,不知所措,家境情况也一落千丈。大哥早已辍学在家,二哥刚读到初二也不得不放弃学业,两头种牛贱卖了五千块。在当地中学教书的二舅找到母亲,建议我放弃去县一中,直接在他所在的初中读书,也好有个照应。我倔强的站在门口,听着母亲和二舅的对话,母亲回头看了我一眼,思虑良久之后,点了点头,却拒绝了二舅的建议。这一次的点头是母亲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而眼里却分明满是泪花。

95年9月,我入学了县一中初中部。多亏有班主任和班里其他同学的帮助,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同桌经常带来一些他穿旧了的衣服,而我只能扛半袋大米送到他家。那个时候上学经常带着馒头和咸菜,锅炉房里热一热就是一顿午饭,记忆里却总是馒头表面那一层微黄的霉菌。

97年的一天,同学突然告诉我,我的母亲来学校看我了。我飞奔到学校门口,看到的是母亲左手拉着刚满三岁的妹妹,右手拿着一根树枝,身上的衣服很脏很破。母亲告诉我,她带着妹妹走了50里路,一路乞讨了好几天,才到了县城,顺便过来看看我。那一幕,我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像一副木版画,深深刻在我的回忆里。

97年秋天,母亲带着妹妹改嫁了,嫁给了县郊区的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比我母亲大十几岁。母亲跟我说,她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县城,而且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无法支撑我继续读书了,只有改嫁了才可以一方面照顾我,一方面支撑我继续读书。我记得当时很愤怒也很羞愧,无法理解母亲的决定,好几个月都没有去县郊看一看母亲和那个男人。后来在母亲的多次催促下,我慢慢的去继父家吃中午饭和过周末。我一直称呼继父为叔叔,他每天会去县城街上骑人力三轮,通过帮人运货挣钱,每天大概能挣得15块钱左右吧。继父的一句话我记忆非常深刻,钱难挣,屎难吃。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我高中毕业,去西安读了大学。

08年,我已经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三年了。那一年冬天雪下得很大,连广东都下了雪,所有的交通基本都中断了。母亲打来电话,说继父的老毛病又犯了,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我去机场买票无果,只得乘火车到湖南,转回到广州,从广州再北上回到老家。等我到家时,继父已经入土了,我没有见到最后一面。这个每每谈到我这个不愿意改姓的儿子都是满脸幸福的男人,这个说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坐一趟飞机的男人,这个木讷老实却养活了我的母亲、妹妹和支持我读书的男人,我没见到最后一面。

后来,妹妹嫁人了,我常年在深圳工作。母亲一个人生活,却又不愿意回老家与哥哥一起生活,一方面怕人说闲话,又怕与儿媳妇无法和平相处。有一次打电话回家,妈妈很开心得跟我说,她找到工作了,还学会了骑自行车。她没告诉我的是,因为刚学会骑车,从一个高坡上摔下去,脸上缝了好几针,并永远的在脸上留下了一个坑。

母亲的工作是在街上做环卫工人。夏天在满是苍蝇的水果街上打扫卫生,冬天冒着大雪冰冻去街边打扫卫生。这个工作,母亲一干就是十几年。最初我非常不理解,母亲不缺钱花,更不是一个爱花钱的人,一月三十天无休只能挣900块到底图了什么。我发动家里所有人劝她不要再干活了,甚至我有几次都拿着打火机点着百元大钞告诉她别这么辛苦挣钱了。但是母亲很倔强。后来我好几次委托大姨看能不能给母亲介绍一个老伴儿,都被母亲拒绝了。后来,我慢慢想通了,母亲当环卫工人虽然辛苦,也挣不到多少钱,但是可以与同事一起说说话,比一个人在家要快乐多了,身体也更容易保持健康和硬朗。我再也没有强逼母亲离职,只是叮嘱她多注意安全,不要捡吃别人水果摊丢掉的水果。

我在深圳安了家,也曾把母亲接过来住过一个月。母亲吵闹着要回老家,一方面看不惯儿媳妇的“铺张浪费”,一方面又嫌弃跳广场舞“丢人”。而她所谓的铺张浪费无非就是洗碗时多放了一些洗洁精,洗衣服要用洗衣机费电费水。

今年2月,疫情肆虐,我再次劝母亲离职。母亲起初不肯,说现在没人接替,主管不同意。在我多次“恐吓”下终于离职了。一个人在家收拾收拾,偶尔去哥哥家住一段时间。给母亲买的智能手机却总也不会接听视频通话,有时拜托邻居帮忙接通之后,就满脸笑容跟我说一切都好,院子里养的几只鸡已经开始下蛋了,白头发自己染了一下又变黑了,自己又多认得了几个字等等。

我在国外工作六年多了,因为孩子比较小,已经有四年多没有回过老家。最近总想起母亲那灰白的头发,沧桑的皱纹和乐观的天性。

愿母亲永远开心,永远健康。

《华为管理之道》 邓斌/著

关于书享界:

广州书享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企业家出书策划 · 华为管理培训和咨询。由华为原中国区规划咨询总监、《华为管理之道》作者邓斌先生创办。自创办以来,书享界持续关注商业进化的前沿理论与实践,为企业提供与时俱进的知识产品服务,包括《华为管理之道》、《秒懂力》等系列课程、战略管理咨询、工作坊、企业家出书策划等。其中金牌课程《华为管理之道》已讲授300余场,深获好评,同名在线课程订阅数超过17万人。

书享界保留所有权 |书享界官网 » 一位华为员工笔下的母亲

分享到:更多 ()

留言 抢沙发

企业家出书策划 · 华为管理培训和咨询

服务案例联系书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