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书享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聚焦"华为管理之道"培训咨询

写写诗,唱唱歌,喝喝酒 |书享界荐文

ad942de289d6fea6fc05fd0df4fc8dd5

版权声明
  • 本文首发:书享界(ID:crossover-reading)

  • 本文责编:刘耀树

  • 无需授权即可转载,但请自觉保留以上版权声明

写写诗,唱唱歌,喝喝酒

文:王万翎 

前不久,一位美女对我说:“你好久没更新公众号文章了哦。”

我:“哎呀,这段时间不特么正好处于事业上升期吗?”

她:“你也好久不写诗了。”

我:“嘿嘿嘿

她:“你推荐几首现代诗给我吧,我想自己学着写写。”

最近终于有点儿空了,我想,还是写点儿什么吧,人好像总得做一些什么也不为的事儿,才比较安心。比如说,写写文章,荐荐诗。

诗是很个性的东西,特别是现代诗,我觉得好,你未必觉得好。我觉得不知所云,你也许泪流满面。就算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年纪,喜欢的现代诗也可能大相径庭。

然后,请允许我要再叨叨一句,什么是读诗的正确姿势呢?以我之见,那就是慢慢地,逐字逐句地读出声来。诗不同于文,诗像音乐,文字之上还有韵之美和律之美。如果你打开唇舌,让喉咙发出声来,就会开启文意之外的另一种美。

言归正传。

 

如果你是25岁,我会请你和我一起来读这首诗: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

早晨,阳光照在草上

我们站着

扶着自己的门扇

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这是顾城的《门前》,写这首诗时,他26岁。

爱情是如此难以捉摸,但也是如此简单。因为爱某个人,所以对身边世界的感知也会变得敏感,真挚。因为爱眼前这个人,同时也会爱上当下的时光,爱上周围的一切,阳光,小草,微风,门扇,还有你。

不需要再做什么,安静、简单的存在就已经十分美好。

 

如果你是35岁,我会为你读这首诗:

我请求成为天空的孩子

即使它收回我内心的翅膀

走过田野,冬意弥深

风挂落了日子的一些颜色

酒杯倒塌,无人扶起

我醉在远方

姿势泛黄

麦子孤独地绿了

容我没有意外地抵达下一个春

总有个影子立在田头

我想抽烟

红高粱回家以后

有多少土色柔情于我

生存坐在香案上

我的爱恨

生怕提起

风把我越吹越低

低到泥里,获取水分

我希望成为天空的孩子

仿佛

也触手可及

这是余秀华的《风从原野吹过》,写这首诗时,她34岁。

如果说顾城是有天份的诗人,那么余秀华就是诗人中的天才。天才的意思就是说,无论生而为怎样的人,命运都会让她成为诗人,这是她的宿命。

顾城是有家学渊源的,他的父亲顾工1945年加入新四军,1951年入党,曾是西南军区政治部文工创作员,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编剧,《解放军报》的记者,同时也是一位诗人。顾城成为诗人,并无太多意外。

余秀华出生于湖北农村,从小因患脑瘫,她说话时头和面部会歪斜,走路也一瘸一拐。19岁,在还不知道婚姻是怎么一回事时,她嫁给一个比她大12岁的男人。她也没有受过更多的教育,她的生活圈子就是石碑镇横店这个村子,身边接触到的人也都是农民。和很多农村妇女一样,初看面相,她长得并不好看。因为生活的重压,她比她实际的年龄更显老,在出名之前,她的穿衣打扮也是乱七八糟。总之,她看上去和一般农妇并无两样。只一样不同:她写诗。她一直在写诗,写了好多年,不断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