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出书策划
华为管理培训

速读|华为数字化转型“三力”

1

版权声明

来源:人民邮电出版社《华为数字化转型》

作者:周良军、邓斌

 

2

《华为数字化转型》

周良军、邓斌/著

绪论:何谓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管理的底层逻辑从来没有发生变化,那就是促进企业可持续地有效增长;提升效益、降低成本、构筑长期竞争优势。

数字化企业是具备连接、在线、共享、智能四大关键特征的企业。

华为管理变革背后都是典型的数字化转型工程。

华为数字化转型模型:钻石模型。钻石模型的初心:以规则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

数字化转型的目的不是数字化本身,而是企业的业务战略和企业自身的卓越运营。

不应该以企业内部应用了多少种新技术来衡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成功与否,而应该以数字化给业务和管理带来多少价值作为准绳。

讨论数字化转型的目的不是介绍新技术、新系统,而是探讨如何建立基于数字化技术的企业管理模式,讨论的重点是技术背后的方法和实践中的经验与教训,本质是管理体系的构建。

数字化转型之道:战略力+数字领导力+变革力

战略力、数字领导力和变革力是最为关键的数字化转型成功因子,也是华为管理变革与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核心理念和管理方法,是企业数字化转型之道。

数字化转型之道可被归纳为:有了正确的方向和定位(战略力);有了企业领导者拥抱时代的新型领导力(数字领导力);有了变革管理机制的有效运作(变革力),企业就掌握了数字化转型的基本规律。

数字化转型之术:流程驱动+数字驱动+智能驱动。

所谓价值链重构就是从数据出发,进行分析、计算、重构并实施指导生产。唯有将数字化转型升级为企业核心战略,数字化转型才有用武之地。

战略力

找准正确的方向和定位

真正的数字化转型,是业务价值链的全面数字化,必须回归企业经营的根本;业务全面数字化的目标是全面使能以客户为中心的管理变革和企业长期有效增长。

企业必须抓住核心业务当下及未来的客户关键需求,围绕业务收入增长、经营效率提升、客户体验优化等方面,进行系统性的业务重塑、全价值链的重塑。

数字化转型必须坚持长期主义,数字化转型战略是长焦距望远镜。

华为的管理变革实质上是基于数字化经营业务重塑,既是管理变革、业务转型、又是数字化转型。华为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把企业所有管理的流程制度根植于数字化平台之中,同样需要坚持长期主义。

华为数字化转型需要坚持长期主义,主要体现在5个特质:

1.数字化转型是一场不可逆的征程

2.数字化转型需要持续性投入

3.数字化转型需要系统性思考和方法

4.数字化转型是一项以业务价值为度量指标的投资行为

5.数字化转型需要构筑支撑其长期转型的组织能力数字化转型的难易程度,并非取决于企业规模的大小,于是取决于企业管理层对数字化转型是否达成共识,没有共识就一定没有执行力。

数字化转型的战略共识达成三个要点:

1.对数字化转型紧迫性和本质的共识加速企业的管理进化、成为数字化企业已经不再是这个时代的选做题,而是必做题。

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技术使能的业务变革和价值链创新,而不是技术本身。数字化转型应从数字化整体规划入手,以流程域为维度,快速见效与系统拉通相结合,持续进行管理改进和数字化落地。

2.对数字化转型“行动三问“的共识

①客观评估自身现有的数字化水平,搞明白我是谁。

②了解本行业的数字化发展脉络,搞清楚数字化从哪里来?

③统一数字化转型的愿景和战略目标,知道在数字化这条路上要到哪里去?

3.对数字化转型艰巨性、长期性和复杂性的共识在转型持久战思维、变革意识培养、数字化变革配套管理框架等方面进行充分讨论,并达成共识,才能采取一致的行动,达到预期的效果。

华为变革项目组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让高层充分参与。领导层的高度认可让华为实现:第一次系统接触架构思维;第一次把互联网技术纳入架构;第一次成立IT战略规划部门,建议把业务战略与数字化战略拉通的机制;第一次把IBM管理作为标杆。

数字领导力

领导者带头拥抱时代

数字领导力包括普遍意义上的明道、取势、优术、树人等通用领导力要素,还包括:持续变革的主动性,数字技术的敏锐性和数字化转型的行动力。

数字化与信息化最大的不同在于,数字化服务于业务价值链的重塑和管理变革。数字化转型是业务和数字化的融合,是业务和技术双轮驱动,业务主管自然需要转身成为具有数字领导力的带头人,更多的主导和投入数字化转型。

企业要想方设法培养既懂业务又懂数字化的混合型高层管理者。数字化语境包括流程要素、变革要素、架构要素、数据要素、质量要素、互联网要素在内的相关语言逻辑。

管理者要投身于数字化转型,在实践中完成自身的数字化意识和能力转身,从单纯的业务管理者逐步转变成具有数字领导力的混合型管理者。

培养管理者数字领导力的途径主要是“以练代培“的模式:一是学习、学习、再学习,二是实践、实践、再实践。

数字化转型对企业领导者的挑战在于:业务领导对数字化的思维和认知不足,对数字化运用的敏感性不足,对数字化方案的落地信心不足。

在华为,顾问与华为人之间不是相互猜疑的甲乙方关系,顾问是带来变革方案和数字思维的老师。业务主管把这些优秀的管理流程和数字化方案,尽可能原汁原味地构建到华为的管理体系中,先僵化的学习有管理流程,再固化到数字化平台。

华为聘请顾问培养领导力的经验,以下3点值得借鉴:

1.高层投入

2.归零心态

3.持之以恒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只要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和数字化敏感性,秉持开放的心态,用好外部专业技术和业务顾问老师,企业管理的数字化领导力就可以培养起来

以IT组织为基础的数字化组织,已经成为企业竞争和发展需要具备的关键能力,企业家认识到必须花时间重构该组织并为该组织赋能。

数字化转型是企业未来成功的核心战略,是企业应该长期坚持的目标。追求公司业务的持续增长是数字化组织存在的唯一理由。

实行流程与IT管理部”服务于业务“的目标,华为不但要加强纵向一体化的专业技术能力平台建设(经线),而且要加强横向一体化的业务领域综合解决方案能力的建设(纬线)。

数字化组织能力是数字领导力中的关键能力,是数字化转型的主要支撑。

数字化组织重构的两个焦点问题:

1.数字化组织是集中还是分散?

数字化需要统一规划,采取具有极强约束力的统一组织行动,才能实现预期的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阶段关键资源要做到力出一孔。数字化组织的集中与分散具有阶段性。

2.关于流程与IT融合的问题

流程承载的是业务流,IT承载的是信息流,他们之间是相互依存。流程是公司管理的基石,通过IT可以固化流程,从而提高流程的运作效率。华为组织设计的理念是大部制,数字化组织也是按大部制来设计,基于大质量的管理理念,华为把质量、流程、IT和变革都整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大的一级部门,即质量流程与IT管理部。

数字领导力和素质文化是事物的一体两面。通过以下三方面来塑造强大的数字文化:

1.自我批判的危机意识

自我批判是华为最重要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华为把自我批判看作拯救公司的最重要的法宝。

2.开放、妥协、灰度的变革意识

良好的变革意识是保障数字化转型顺利进行极其重要的元素。开放、妥协、灰度是华为文化和认证非经营哲学的精髓。

3.尊重流程,尊重数据的管理意识

(1)形成基于流程管理、流程授权、流程调配资源的管理模式。

(2)形成尊重数据、重视数据、运用数据的数字文化。

变革力

变革管理机制的有效运作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复杂的管理变革工程,从战略规划到执行落地,关键不在于数字化,不在于转型变革。

任何转型变革都会给组织、干部、员工带来不适应性和不确定性,从而导致工作效率下降,变革管理的核心就是要把这种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尽可能减少转型变革的阻力,提高变革的准备度、接受度,促进变革的全面成功。

转型变革过程中,经常被人忽略的内容是,与人的思维、文化、习惯、利益相关的变革管理。要进行大规模的变革,亟待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改变人们的行为。

要改变人们的行为,激发认同感是关键。

当变革与转型成为常态、成为决定性定量时,企业最需要的就是领导者对旧的思维模式与行为模式的改变。

华为变革指导委员会改名变革需要指导委员会的原因:

1.必须强调以客户为中心,强调变革目的要对准客户需求。

2.委员会不是听取汇报的组织,不是橡皮图章,要把变革当成一种投资。

3.变革需求不能掌握在基层员工手里,要从全局视野来看变革,要有由全局观的干部主导变革。

华为管理变革的核心逻辑:管理变革要以客户为中心,从客户中来到客户中去,要从一线往回梳理流程。

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时,不仅要做好业务方案和技术方案等硬输出,还要关注转型过程中与人相关的变革管理软输出,软和硬两手都要抓,变革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华为“七个反对”变革原则:

1.坚决反对完美主义是华为管理变革和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基本原则。

2.坚决反对烦琐哲学。

3.坚决反对盲目创新。

4.坚决反对没有全局效益提升的局部优化。

5.坚决反对没有全局观的干部主导变革。

6.坚决反对没有业务实践经验的人参加变革。

7.坚决反对没有经过充分论证的流程进行试用。

华为人在内部达成共识:企业是一个营利性组织,企业的经营活动都应该导向商业成功,要实现成本和质量的均衡。华为不要纯科学家,而要工程商人。

管理变革和数字化转型是长期的、无止境的任务,不是一锤子买卖,一定要抓住主要矛盾,关注及时、准确、低成本交付和可持续运营。

华为是一家变革常态化运作的公司,但华为在管理变革中始终坚持从实用的目的出发,达到适用的目标,坚持在变革中不走极端。

变革只有不忘初心,学会宽容,保持开放,才能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得更稳健、更长远。

做好企业架构治理的5个要素:

1.树立架构思维,把架构作为打通业务与IT、实现从战略到执行的重要抓手。数字化转型必须要有企业架构思维。企业架构把业务、数据和IT系统之间的映射关系清晰地呈现出来,并通过标准规范和架构评审等管控手段,指导数字化项目实施。

2.立足标准化建设,化繁为简,把标准化作为架构管理的起点。架构是由一个个组件组成的,真正起作用的是定义、规范这些组件,使其相互作用,相互支撑并形成有力量的整体。

3.管好集成,是实现架构规划目标的主要切入口。集成原则是最核心的原则,要把流程集成、应用集成、数据集成、业务场景集成作为架构落地的主要切入口,建立集成管理机制、统一做好集成服务。

4.经营企业架构专家委员会和架构评审机制,是架构一致性遵从的组织保障。

5.制定架构建设原则和标准,明确数字化建设的边界和约束要求。

任何一次变革,关键不在于开工,不在于研讨、设计与推行,而在于项目能否落地,能否真正起到切实的作用。

3_01

3_02

3_03

3_04

3_05

3_06

3_07

3_08

3_09

3_10

4

5

书享界保留所有权 |书享界 » 速读|华为数字化转型“三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区 抢沙发

企业出书策划 · 华为管理培训

服务案例联系书享界